这一门传承千年的手艺,你还记得吗?

来源:诸暨发布2018-06-12 10:11

对于很多人来说,儿时记忆中,大多都有养蚕的经历!即使没有亲自养过蚕,但一定看到家人或邻居或其他人家养过蚕。

养蚕不易,众所周知。从蚕卵到蚕茧,这些小生命的每一次成长、每一次蜕变,都能让人感叹生命的神奇。因此,不少小学甚至幼儿园老师们都会要求孩子们学习养蚕,以此来让学生们体验生命历程的不易。同样,很多家庭都把养蚕作为理想的亲子活动。

“诸暨出如锦之桑”,是见载于南宋《图经》的,可谓是历史悠久。蚕桑作为农副业的一个大项,在江南其历史要早得很多,甚至可以追溯至商周时期。

《清嘉录》中记载:“小满乍来,蚕妇煮茧,治车缫丝,昼夜操作”。这是一幅桑叶沃若,蚕结新茧桑葚熟的劳作图景。肥绿的叶片上蚕宝宝正啃噬不停,万物经过了整个春天的生长积累,及至小满,迎来了第一个收获阶段。

在诸暨,许久以来,蚕茧和丝绸占农业生产收入的比重不小。南宋《嘉泰会稽志》载:“诸暨所产有丝绸、锦绸二种”,“今产于诸暨曰花山、曰同山、曰板桥之名,其轻均最宜春服,邦人珍之。”而很多人却不知道,璜山有个堪称为“蚕业世家”的家族,就其影响而论,当时不仅是在璜山、在诸暨,就是在整个浙江省也有很大影响,或许全国广大种桑养蚕区域也有不少科技人员,皆受其余泽。

这就是蚕业教育家徐淡人及其家族。

徐淡人,诸暨市璜山镇刀鞘坞村人,1896年出生,其父徐穆清系浙江蚕学馆职员。徐家家境贫寒,淡人先生旧制小学毕业后,发奋自学,于1914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前身为浙江蚕学馆的浙江省立甲种蚕业学校,1917年毕业后,即被聘在安徽甲种农业学校任教。1925年寻求“实业救国”之路,回乡协同夫人冯道卿女士向省政府贷款,在诸暨城内罗家创办诸暨首家改良丝厂。

桑树嫁接

自1940年代以来,淡人先生历任浙江蚕桑协会理事长、浙江省蚕业委员会委员、中国蚕桑学会理事、浙江省政协委员等职。不仅他夫妇二人为蚕桑事业奋斗终身,其子孙后代中更有8人承袭先辈之志,从事蚕桑技术工作,无愧于“蚕业世家”之美称。

在璜山镇,如今仍有养蚕人,五灶村更是曾经名副其实的“蚕桑村”。

据村里现在仍在养蚕的农户徐仁西介绍,村里7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兴起家家户户养蚕,到1994年的时候,全村养蚕户达280多户,养蚕1700多张,那时候“种桑养蚕”就是村民经济增收的最佳方式。

蚕丝属于蛋白质纤维,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氨基酸,而今,越来越多人青睐蚕丝这种“纤维皇后”。 在璜山镇刀鞘坞村,村民徐荣明有门做手工蚕丝被的手艺,削茧、煮茧、冲洗····经过一道道繁杂的工序,才能做出上好的蚕丝被。

削茧,取出蚕蛹。

煮茧,煮是为了脱脂,煮好后再冲洗。

挑茧,手工挑除茧里剩余的杂质(蚕蛹黑色的蜕皮)

晒茧,挑除杂质后的茧进行晾晒。

把晒干的蚕丝用机器压成一块块,再手工拉开,再经过一系列的做被子的程序就可以形成一条完整的蚕丝被了。

如今,虽然养蚕业“渐行渐远”,但是养了40年蚕的徐仁西夫妻仍然舍不得放弃。在五灶村,今年养春蚕的农户还有30户,都是同徐仁西夫妻一样年龄段的人,似乎是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怀在坚持这一份“传承”。他们深知“养蚕不满百,那得罗绣襦”之理,凭着一双勤劳的手和脚踏实地的信念,教育子女“徒劳无所获”,踏实肯干才能出人头地。

编辑:沈佳丹

绍兴网络电视台有限公司 | 绍兴广播电视总台主办

关于我们|CUTV简介|联系方式|隐私声明|广告服务

城市联合网络电视台 © 2011 CUTV.COM - 浙ICP备14000249号-1广电总局批文网络视听传播许可证1907177

本站法律顾问:浙江震天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