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杭州小笼包”是“嵊州小笼包”? 背后故事你知道吗

来源:2015-09-12 00:00

9月11日那天下午,杭州一个专门介绍美食的微信公共号发了一篇文章,说最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旗下的旅游网站CNNGo,评选出全球20种最美味食物,排名第一的是嵊州小笼包,北京烤鸭排名第五。

作为一个吃货,我去CNN官方网站查了一通,找不到这篇关于“全球美食TOP20”排行的文章,最相近的一篇,是“全球50种最美味食物”排名,发布日期也早在2011年7月份。

尽管“嵊州小笼包全球排名第一”的说法不靠谱,但嵊州小笼包早就享誉全国。据不完全统计,光在北京,嵊州人开的小笼包子店就不下2000家,而在全国卖小笼包的嵊州人超5万。在绍兴官方搞的一次民调中,嵊州小笼包的受欢迎程度,跟绍兴臭豆腐不相上下。

嵊州小笼包走向全国 跟一个人密不可分

嵊州人的一天,是从一屉小笼包开始的。

在剡湖街道禹溪村,有5位高手级别的蒸笼制作师傅,一年的蒸笼产量是1.8万个。这些蒸笼的去向,是遍布在全国各地的嵊州小笼包店,以及烙着嵊州制造的“杭州小笼包”店。

禹溪村是嵊州小笼包起源的地方,关于它的介绍,最重点的一句是:组织劳务输出到外省市做小笼馒头。

嵊州小笼包能走向全国,跟禹溪村的一个人密不可分。

他叫屠福元,62岁,禹溪村人。

1983年,因为养蜂失败,屠福元欠下2400元钱。在那个年代,这是一笔巨债。如果一直在村子里靠种田过日子,这笔钱可能10年还不清,用屠福元的话说,如果走在村里看到债主,“我们夫妻俩都会感觉没脸见人。”

屠福元决定,不能再这么苦下去,一定要去外面赚大钱。

因为祖上曾经有人开过小吃店,招牌之一就是做小笼包。1985年的一天,夫妻俩就带着一副蒸笼悄悄离开老家,去外面讨生活。

当时,他们身上只有借来的不到400块钱,而且做小笼包技术也很不专业。夫妻俩先是到了贵州,在那里遇到了一位馒头师傅。这位师傅技艺精湛,为人和善,一方面传授给他们制作小笼包的技术,另一方面借钱给他们经营。

起早摸黑干了3个多月后,夫妻俩还光了所有的债务。

做小笼包能获得如此高的回报,这是屠福元夫妻做梦也没想过的事。

在外打拼两年,屠福元夫妇衣锦还乡,在村里造了第一幢三层楼。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,村里人开始学习或者跟随屠福元外出做小笼包,一年内,个个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让大家心怀感激的是,无论是谁来讨教技术,屠福元都毫无保留地传授。因为有些初次外出者资金不够,屠福元还尽力帮助他们。

可惜的是,这位嵊州小笼包的“带头大哥”在最近6年连续遭遇两场大的打击:2008年,女儿得了乳腺癌;2014年,他自己患上脑溢血。

女儿生病后,一家人无心继续从事小笼包事业,一下子花去近60万元医药费。屠福元生病后,又用掉了50多万元。再加上这几年家里的钱都是只出不进,多年积累下来的钱,如今已经见底了。

就在前几天,9月10日上午,禹溪村党员干部和一些小笼包经营者带头,为屠福元一家捐了款。“嵊州小笼包能走向全国,确实不容易,这里面屠福元的功劳最大,我们希望献出自己的一点爱心,帮帮我们的领路人。”一位小笼包经营者说。

“纸馅包子”曝光 给嵊州小笼包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

嵊州小笼包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

2007年,红火势头被一个突发事件所打破。那年7月,有媒体报道“纸馅包子”事件,虽然马上被证实造假,但它造成的恶劣影响迅速波及嵊州小笼包。

“很多人来买包子,都会先问,你这个馅,是不是纸做的?有些人还会先买两个,掰开仔细地看,”询问的结果,一部分人还是能认可,但更多的人转身离去。

屠福元回忆说,“纸馅包子”发生的时候,他正在北京卖包子,看到这样的新闻,他就联系了很多一同在京讨生活的老乡,大家都说影响非常大。

“这么说吧,刚开始那几天,所有门店的营业额都下降了一半,平常能做500多块的,那几天都只能做两百来块。”屠福元说,那次事件,给嵊州小笼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。

当年8月,由嵊州市多个部门共同制定的《嵊州小笼包行业协会标准》正式出台:以特制一等面粉,经和面、发酵(或未发酵)、制皮,以鲜(冻)畜禽肉、蔬菜、葱、味精、鸡精、酿造酱油、绍兴酒、芝麻酱等为馅料制馅,经包馅制成的直径小于4cm的包子,放置于加垫天然纤维织物或新鲜蔬菜叶、荷叶、松针等植物叶子的直径为16~18厘米竹制蒸笼中,10只一笼,经蒸汽蒸制6~8分钟而成的即食面制品。

这个标准,给小笼包下了个完整的定义,这也标志着嵊州应对“纸馅包子”危机公关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。

拿着整捆现钞到当地售楼大厅买房的

大多是在外卖包子赚到钱的嵊州人

经过那次风波以后,嵊州小笼包重新站上江湖。

开一家包子铺不需要很大的地方,因为翻桌率很高,一间只有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子,一天客流可以达到几百上千。

以前卖小笼包的,都是种田人,因为感觉到几乎没有出路,才会跑到外乡卖包子,而在最近5年内,随着“小笼包经济”不断膨胀,甚至有很多原本收入就不错的人,改行经营小笼包。

李东明也是禹溪村的村民,本来做泥水匠,一年少说赚5万元,从2010年开始,他决定举家搬迁到徐州卖小笼包。“在徐州,每笼包子卖5元,每年少说能赚10万元。”

剡湖街道办事处负责宣传工作的黄秋波说,根据不同地段、不同城市,小笼包的售价也不一样,每笼从4元至10元不等,但一年下来,大多数人经济效益在10万元至20万元左右。

“禹溪村309户村民,60%的村民外出做小笼包,成为村民主要经济收入,特别是近几年,每年小笼包的经济收益持续在一千万元以上。”黄秋波说。

分享到: 更多

绍兴网络电视台有限公司 | 绍兴广播电视总台主办

关于我们|CUTV简介|联系方式|隐私声明|广告服务

城市联合网络电视台 © 2011 CUTV.COM - 浙ICP备14000249号-1广电总局批文网络视听传播许可证1907177

本站法律顾问:浙江震天律师事务所